香球高挂说唐诗
2016-07-01

“铁檠移灯背,银囊带火悬。深藏晓兰焰,暗贮宿香烟。”——白居易《青毡帐二十韵》 ——题记

黄花梨家具区氏臻品

唐 镂空花雕凤穿牡丹银香囊

据《西京杂志》记载,早在汉代,“香球”这种奇巧的香器就被发明出来,其外观为银或铜的小圆球,球壳上布满镂空花纹,以便香气散出;内部的构造则巧妙地利用重力原理,在球体内装置两个可以转动的同心圆环,环内再配备一个以轴承与圆环相连的小圆钵。在小圆钵中盛放上点燃的炭墼、香丸以后,无论圆球怎样转动,小圆钵在重力作用下,都会带动机环与它一起转动调整,始终保持水平方向的平衡,不会倾翻。

黄花梨家具区氏臻品

黄花梨家具区氏臻品

唐 葡萄花鸟纹银香囊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如此构造的圆球,即使放在被子之下,偶然被碰到,球壳内的圆钵也能保持水平平衡,不会发生燃炭倾洒出来的事故。所以,从汉代最初发明出来,一直到明清时代,这种香器的最重要用途之一就是放置在被褥之间,在漫漫长夜当中让温暖的被卧之内气息芳芬怡人。说起来,传统生活真是有着令我们今人鞭长莫及的优雅。此般散香圆球还被被称作“卧褥香炉”、“被中香炉”,宋人贴切地呼为“滚球”,此外,自唐至清,最常见的叫法则是“香球”。

香球因造型精致,携带方便,故而常被置于书房、卧帐之中,亦有随身佩戴者。当你欣赏一首中唐或晚唐的诗作时,不妨试着想象一下:当初,很可能是在一只银质镂花、袅袅吐散烟缕的玲珑圆球的俯临之下,这首诗被构思出来,录写在笺上。

黄花梨家具区氏臻品

明代以前 镂空花鸟银香球

中晚唐时的文人喜欢在书房一类居室空间内悬挂金属香球,燃香其中,熏馥自己置身的生活场所,这是很容易忽略的细节,但也是颇为迷人的细节。

香球装上长链,吊挂在帐内或房中。陕西扶风法门寺地宫中出土了两枚珍贵的唐代银香球实物,便是带有银挂链。不过,地宫内留有当时人所作的“衣物帐”,也就是入藏物品的清单,其中把它们标为“香囊”,这让我们得知,唐人竟然习惯于把金属香球称为“香囊”。

黄花梨家具区氏臻品

明晚期 金庨镂空凤纹香囊,藏品为鸡心形,中空。俇边并饰以锦纹,主体饰镂空晕凤纹。形制规整,庨作精美。

于是,一些牵涉到“香囊”的诗句便变得容易理解了。如白居易《青毡帐二十韵》中咏道:“铁檠移灯背,银囊带火悬。深藏晓兰焰,暗贮宿香烟。”在清楚“银囊”即“银香囊”也就是银香球之后,我们才能明白何以会“带火悬”并“暗贮宿香烟”。原来,这位大诗人冬天住到蒙古包式的圆顶青毡帐内避寒,不仅将一应家具陈设齐备,还把一只银香球吊挂在帐顶下,其内燃炭爇香,于是球体的镂花纹中隐隐透出炭火的一点红光,并且不断散逸香缕。

黄花梨家具区氏臻品

清 银制镂空香囊

另一位诗人元稹的《友封体》一诗描写夏日闲居生活,则是:“雨送浮凉夏簟清,小楼腰褥怕单轻。微风暗度香囊转,胧月斜穿隔子明。”从中可知,作者所住的避暑小楼上也挂有香球,微风悄悄吹入,悬垂半空中的玲珑球体竟然会随着风力轻轻转动。

黄花梨家具区氏臻品

清 银制缠枝花鸟纹香囊,银质,球形,上有挂链条,外壳皆自中部分为两半,一侧用活轴连接,另一侧上下缘分别装有小钩和钮,中有子母口,两半可开合、扣紧。内藏两个同心圆组成的平衡环形活轴,铆接香盂于其中。其通体镂空技术精湛无比,可谓匠心独运,巧夺天工。

此外,吕温《上官昭容书楼歌》一诗想象女诗人上官婉儿书楼的景象,也提到“香囊盛烟绣结络”,可见,大致从中唐开始,在书房里悬挂一只金属香球,终日喷香袅袅,是士大夫阶层当中非常流行的风气。更有意思的是,胡杲《七老会诗》一诗讲述一群高寿老人的文会雅集,具体场景也是“香囊高挂任氤氲”,这说明,那时,在文人们的社交场合也流行吊挂香球,让它们在高处静静散放芬缕,一场风雅聚会因之而芳息盈漾。

黄花梨家具区氏臻品

清中期 象牙透雕山水香囊,采用镂雕工艺,多层染色,有赭黄、青绿等,雕山水人家题材,屋舍、翠竹、松石等细节表现均精致俱全。香囊内部有原装的织锦。整体牙黄自然,染色及镂雕工艺具有典型的清代宫廷造办处特征。

然而这一风气入宋以后就中断了。宋代文人极其注重品香,所以一定使用香炉,这样才可以控制焚香的过程,保证香息的品质,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淘汰了书房内吊挂香球的做法。因此,在一只吐散烟麝的香球无声陪伴之下,苦心于诗思,把吟得的佳句书写下来,整理成章,是唯属唐代诗人的创作场景。

总店咨询电话:

0760-22356813

分店咨询电话:

0755-2291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