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人
2016-05-10

在车间看工匠工作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阳光从窗外透进来,空气中一些细小的粉尘在光束中游动,四周有机器的声响、有木头与铁器的碰撞声,但是每个工匠都是安静的,在他们身边仿佛形成了一个结界,周围的嘈杂都被屏蔽,他们只心无旁骛、全神贯注地做着自己要做的工序。这个场景特别容易让人着迷。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区胜春与区锦泽没事就喜欢往车间跑:看红木方材经过开料、木工、雕刻、打磨、上漆等工序,最终变成一件俊美的家具,这种满足感、成就感、愉悦感是只观赏成品家具所无法比拟的。

区氏臻品粗打磨过的靠背椅有一种纯朴的美

粗打磨过的靠背椅有一种纯朴的美

我已经在打磨车间“猫”了一天。因为区锦泽告诉我,这个车间有很多工匠都是夫妻,通常都是夫妻搭档打磨同一件家具或者同一套家具,丈夫力气大,做刮磨,妻子心细,做打磨,你会经常发现有些夫妻打磨打磨着就越靠越近,特别恩爱。这听起来非常有爱的画面,当然要“偷偷地”去看看。

打磨伉俪

厂长区根荣带着我到打磨车间,边走边告诉我:“这两个,是夫妻,那两个,也是夫妻。你再看那边三个,他们是一家子。”走了一圈粗略算下来,整个打磨车间就有近10对夫妻,这个数量在行业内十分罕见。

区氏臻品打磨车间,武大姐和王大哥,一个在打磨糖果盒,一个在打磨鼓凳

打磨车间,武大姐和王大哥,一个在打磨糖果盒,一个在打磨鼓凳

我已经在一对夫妻旁边看他们打磨半个多小时了。刚开始,他们还会偶尔抬起头看我一下,露出拘谨的神情,5分钟后,他们已经完全忽略我这个“电灯泡”,继续忘我、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手上的活儿了。

“姐,怎么称呼您和大哥呀?”我打破了沉默。她有点吃惊,眼神很自然地先看了丈夫一眼,才回答我:“我姓武,我老公姓王。”“武姐,王大哥,你们在区氏臻品工作多久了?”“有10年了,我们一起进来的。老板人很好,我们女工可以提前半个小时下班买菜、接孩子。”武姐说道。

区氏臻品武大姐用砂纸细细打磨鼓凳的雕花

武大姐用砂纸细细打磨鼓凳的雕花

“打磨有什么讲究吗?”谈到专业的东西,他们的话匣子就打开了。“那可多了。首先要用刮刀、角磨机进行初步打磨,保证刮面平整,家具轮廓清晰均匀。然后再用砂纸进行反复打磨,通常从粗到细,先用180目的打磨,再用240目,然后400目,最细会用到600目,要打磨到各个细节都非常光滑清晰才行。”武姐说道。“打磨可没有大家想象的简单,就是我手上的这个小小的糖果盒,打磨都要花4、5天的时间,而且家具和工艺品,越小越难打磨,越需要老师傅才能做。”王大哥补充道。

行业有句话:“三分雕,七分磨。”打磨是对雕饰的修形、抛光,是艺术上的再创造和升华的过程,雕饰是否传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磨工。打磨是一个非常需要耐心、细心和经验的工作,沉不下心来,急躁,很难做到“轮廓匀称,棱角齐平,整体协调,纹理清晰、纹路相合,润泽通润、表里如一”的打磨要求。而在区氏臻品,由这些夫妻档打磨的家具,都具备了这些品质,因为他们至爱的爱人陪伴在他们身边,心里没有牵挂,心自然就静了,这份静气自然而然也传递到了家具上,这或许就是为何手工的东西更具灵性吧。

家庭传承

见到陈大哥一家人时,陈大哥正在用蜈蚣刨打磨一张南官帽椅,他的妻子用砂纸打磨一张罗汉床,儿子则用角磨机在一张南官帽椅旁进行粗打磨。一家人集中在一个区域,偶尔有交流,更多时候各自做着自己的活儿。

陈大哥一家三口都在区氏臻品从事打磨工作

陈大哥一家三口都在区氏臻品从事打磨工作

我问陈大哥:“您儿子做这个工作几年了?”“我跟我老婆在区氏臻品做了10年,儿子才做1年,还是个学徒。他现在做一些简单的刮磨,做完了我这边还要检查和修整,他现在做的东西还不行,达不到区氏臻品的要求,我还得继续手把手地教。”陈大哥说话非常实在。

一切手工技艺,皆由口传心授,工匠精神是有温度的。陈大哥向儿子传授的,不仅是手艺,还有耐心、专注与坚持的精神,这是一切手工匠人必须具备的特质。这种特质的培养,只能依赖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和行为感染,这是现代大工业的组织制度与操作流程所无法承载的。言传身教,才是精神传承的不二法门,它体现了旧时代师徒制度和家族传承的历史价值。

打磨过的桌腿,倒立着摆放在区氏臻品车间,有一种别样的几何艺术美

打磨过的桌腿,倒立着摆放在车间,有一种别样的几何艺术美

在区氏臻品还有不少学徒,他们都跟着各自的师傅在学习不同的技艺,他们模仿师傅作为工匠的心态,以及工作态度、流程标准、技能技艺等作为工匠必备的所有一切;他们将师傅传授的技艺,努力变成自身的本领;他们一边摸索,也会一边犯错,却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加入自己的想法;他们最终学有所成,开创自己的新境界,可独挡一面。这才是工匠精神的真正延续。

验收标准

区氏臻品黄师傅正在进行最后的打磨验收工作,用数十年的经验检验家具是否做到位,是最严格的标准

黄师傅正在进行最后的打磨验收工作,用数十年的经验检验家具是否做到位,是最严格的标准

打磨过的家具,最终要经过验收,符合标准后才算完成。见到验收的黄师傅时,他自始至终没有与我交谈一句。他专心致志地用水布将一张画案擦湿,然后用粉笔将整张画案的每个部位都涂了一遍,然后绕着画案仔仔细细查看,这些动作看得我一头雾水。好在区锦泽原来在车间工作的时候,最开始就是跟着厂内的验收师傅学习打磨验收,他给我做了详解:“用水打湿家具,木材木纤维遇水后膨胀,表面的一些木纤维剥离出来,会形成毛刺,我们能很快就看出来打磨的好不好。另外,用水打湿家具,再涂上粉笔灰,是为了便于观察打磨的光滑度和平整度,在刮磨中凡是留有水迹的地方都是洼处,不顺畅或有欠茬的,等水半干的时候经验丰富的工匠就能看出来。然后再返工将打磨不到位的地方重新打磨,直到符合标准为止。”

区氏臻品黄师傅正在进行最后的打磨验收工作,用数十年的经验检验家具是否做到位,是最严格的标准

黄师傅正在进行最后的打磨验收工作,用数十年的经验检验家具是否做到位,是最严格的标准

打磨的验收标准是非常严格的。家具打磨表面必须光滑、平整,尤其是榫卯结合处、对接拼缝处必须平整、无缝、干净。所有打磨家具的表面不得出现横砂,直角棱部位需要倒棱并且必须打磨圆滑。打磨过的家具产品必须光滑、平整,无疤、无抢茬。

就是这样一道看似非常简单的工序,花费的人力和物力都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是所有细节的总和,是所有工匠的心血凝练。

区氏臻品打磨过的家具产品必须光滑、平整,无疤、无抢茬

区氏臻品打磨过的家具产品必须光滑、平整,无疤、无抢茬

在区氏臻品工厂的各个车间,还有众多默默在各个岗位工作的工匠们,现代化、机械化的进程并没有让他们变成只会操控机器的工人,他们是幸存在机械文明所主导的社会必须被保护的生活和工作方式。相信,作为还是以手工为主的产业,保持工匠之心,尊重工匠、尊崇手艺、传承工匠精神,依旧是永不变的旋律。

总店咨询电话:

0760-22356813

分店咨询电话:

0755-2291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