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平头案
2018-01-04

生活中,越有故事的人,往往越懂得生活。因为他的经历转化成了一种睿智的生活态度。有些老家具之所以迷人,也是因为有故事,它的故事叫人细品之后更眷恋生活。这次要讲的小平头案,就是这样的老家具。

王世襄之上的旷世才子

故事的主人叫陈梦家,王世襄老先生称他为自己明清家具收藏的启蒙老师。当年的王老还是京城有名的公子哥,大半夜牵着狗去玉泉山捉獾拂晓才归,而那时陈梦家已是不折不扣的家具收藏达人了。

陈梦家是30年代有名的才子,其涉略精通领域之多,几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痴迷于家具研究和收藏,不惜把所有收入都用来买古董字画和家具。当年老家具还不稀罕,价钱也不像现在这么贵,所以他买家具都是一堂一堂地买,大到八仙桌画案,小到首饰盒笔筒一应俱全。

坊间有评价认为,陈梦家的明式家具,整体规格档次要高过同场的王世襄的藏品。王老也说自己买的家具,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和陈梦家的没法比。

王世襄,这位令后世敬仰的明式家具研究集大成者亦曾说过:如果是陈梦家来写明式家具研究,一定会写得更好。

家具如人命运多舛

然而天妒英才,抑或生不逢时,这个旷世奇才子因发表了一篇不赞成废除繁体字的文章被定为“右派”,长期的批斗关押折磨最终让他含恨自杀。陈梦家死后,他多年购置的明式家具几经颠沛流离,最终一部分捐赠给了上海博物馆,另一部分则一直由其妻弟赵景心保管,现藏于湖州博物馆。

很巧的是,这两部分家具里面,均有一件黄花梨夹头榫带屉板小平头案,形制很相似。就像危难之际被托孤给两户人家的两姐妹,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分离终于相认。这是陈梦家遗存的家具里面最不起眼,但却最珍贵的两件家具。这次要讲的家具跟这两件非常相像,自然也很珍贵,另有一番味道。

△黄花梨夹头榫带屉板小平头案

陈梦家旧藏 现陈列于上海博物馆

△黄花梨夹头榫带屉板小平头案

陈梦家旧藏 现陈列于湖州博物馆

因一块屉板而珍贵

为什么说它们最珍贵?原因很简单,罕见。黄花梨的平头案,存世较多,精妙之品也不少,唯独带屉板的小平头案,十分少见。能数得出来的那几件,件件来头不小。除了陈梦家的这两件外,还有一件在恭王府,是2006年艾克夫人曾佑和女士捐赠给恭王府的。

△恭王府的小案

收录于《恭王府明清家具集萃》和《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

原加州中国古家具博物馆也有过一件,后拍卖流散。此外,据说嘉木堂曾经手过两张此类的带屉平头案,一件给了侣明室,2011年嘉德拍卖上出现过,之后杳无音讯;另一件被英国私人收藏。总之,能找到的已出版该类家具屈指可数,可见这类案子的珍罕程度。即使是世界顶级的几大拍卖行,也要两三年才出现一件。

功能近似现代茶几

从功能上来看,这类小案有点类似于茶几,可看成是茶几的原型。嘉德曾拍过几件与之类似的带屉板茶几,所不同的是面板没有喷出。相对茶几,带屉板的小案,既可与椅子搭配,也可单独成器,更加灵活。

△黄花梨带屉板茶几(2011年嘉德)

这种小案,个头不大却气场十足,就连现代的设计大咖们也很青睐它。比如“家天地”的创始人任小勇,他家一进门的地方也摆放了这样一张小案。他说:“屋子里必须有几件老家具,要不压不住,就像行家形容新烧的瓷器,火气太大。”

小案也能压得住大场面,空间顿时变得更有意境

大气堪比才子遗存

四腿之间加横枨,枨子里口打槽装屉板,增加了平头案的使用空间和面积,非常实用。因为横顺枨在等高处凿榫眼,会影响腿子的坚实,所以这种加屉板形式在大案上基本不会有。话说回来,大案为了就坐使用,案下必须留出置脚空间,所以一般也不会加屉板。屉板上也不宜多放东西,否则会不结实,而且显得凌乱。

区氏臻品:黄花梨 圆脚牙板酒桌

此桌夹头榫式,桌面攒边装板,光素无华。圆腿徐落,侧脚收分。腿间加横顺枨,其内打槽装屉板,既方便搁置器物,又可帮扶腿足。

这些老家具和人一样颠沛流离、历尽坎坷

不由得让人感慨

老家具前人人都是过客,且看且珍惜啊

总店咨询电话:

0760-22356813

分店咨询电话:

0755-2291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