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才子
2017-12-19

明代时期,在苏州,有四位非常有才的“才子”,他们分别是“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徐祯卿”。

这四位“才子”却悄悄的与我们红木家具中的“四大名作”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明清宫廷古典家具的流派风格因其地理位置、制作工艺和设计理念的不同,主流上我们大致分为四大流派,各个流派自成一体,展现了中华名族的传统家具制作工艺和手法。

先来看看下面这首七言诗,更深一层的了解我们的“四大名作”:

京作选材称一流,宫廷霸气独占有;

广作用料近楼台,力求专一纹饰精;

苏作文骨沁香园,线条迤逦诉精工;

晋作形韵语商道,京苏汇融领豪气。

由苏作家具

看“文征明”细腻的笔尖,走出抒情的调

文征明在四大才子里面的书画造诣极为全面,他不走豪放洒脱的路线,他的画卷用笔细腻,走抒情的路线,节奏也是相对缓和的。

他的笔迹虽然无雄浑的气势,但却存在着唐晋书法的风致。

而我们所熟知的苏作,也犹如文征明笔下的画卷和书法一般,走一股细腻的调子。这一股细腻的调子,就像是苏作家具的“圈椅”般,走势流畅,但却在骨子里透露出一股细腻和柔美。

造型简约清秀,线条优美流畅,比例适度,是苏作的一大特色。

苏派工匠们在家具制作上,用材精打细算,苏作家具可以说做到了“惜木如金”的境界。历史上那些苏式工匠简直就象魔术师般精心巧用木料,精心琢磨,可谓天衣无缝,其近乎鬼斧神工的工艺技巧令人叹为观止。

江南的小桥流水等人文风光,造就了文化艺术上的清雅、委婉之风,文征明也是如此,而苏作家具则与文征明这一大才子的才情气息完美融合。

广作家具,雅俗共赏

是“唐伯虎”的随性与洒脱

“唐伯虎点秋香”相信许多朋友们都看过,而里面的唐伯虎,也的确是存在于历史中的一大才子。

唐伯虎擅长山水画也擅长人物和花鸟,在作画方面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但他的画卷风格是秀逸清俊,随意洒脱的,犹如明末清初的广作家具。

历史的发展和优越的地理位置,让珠三角地区从明清时期便成为中国对外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主要门户,多元化的文化交流,让广作家具身上偷偷的染上一些异国文化的色彩。

而广作家具的一些例如“西番莲花”梳化或者“罗可可”“凡尔赛”等风格的中式家具,犹如唐伯虎的画与书法,让人们有一种雅俗共赏的感觉,但是布局又十分的大气,风格俊秀。

广作家具用料粗硕,造型厚重著称,讲究用料的一致性,皆为清一色的木质,雕工精益求精,体现一种尊贵气息。

借由唐伯虎的才情风格,来给广作家具呈现上了包容性和洒脱的风格色彩。

京作家具

与“徐祯卿”带来的复刻古韵的才情

徐祯卿并不多被世人所了解,因为他享年仅33岁,但是他的诗作之多,可号称为“文雄”。

为什么用徐祯卿可以与京作家具扯上关系呢?

因为徐祯卿是以为特别喜欢作诗的诗人,而他的诗多走高调和极具高雅气质的风格,犹如京作家具的雍容华贵。

并且徐祯卿还会刻意复古,横纵驰骋于汉唐之间,将朝代盛世与兴衰表达的淋漓尽致。

 

而京作家具,也同样将各个朝代的兴衰和文化表达在了家具之中,从唐宋到明清,宫廷家具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明朝的精简到清宫廷家具硕大敦实,无不让人叹为观止。

并且京作家具还喜欢镶嵌一些珠宝饰品等在家具上,或者绘制龙飞凤舞的图案,纹饰,凸显出宫廷的高贵和不凡,我们从京作家具中,也能看到朝代的瞬息万变。

晋作家具

“祝枝山”笔下的舒展纵逸,气吞山河之势

祝枝山在历史的记载中与我们在戏剧中看到的一样,的确是位特别豪爽、性格开朗明亮的才子。

并且,祝枝山主攻书法,“草书”最为特别,他的诗作取材颇为丰富,其文多奇气,潇洒自如。

如果说豪放的性情不足以与晋作家具相互媲美,那么从他的草书造诣,便可以感受到这位才子与晋作般的洒脱和豪爽。

晋作家具的一大特色也在于用料粗放,造型似于京派,雕刻柔而不尖立,纹底刀功似于苏派。

在豪放中找到生动的气韵,在洒脱中找到细腻的情怀,用祝枝山来与我们“四大名作”中的晋作家具相互映衬,是最为合适的匹配,尽诉豪放中的柔情万种。

“四大才子”与“四大名作”的完美碰撞,竟然能够产生如此生动迷人的火花,这不仅仅是我们让“四大名作”充斥着古代文人墨客的才情,更是让我们从一个更为人性化的角度,了解到历史遗留下来的“四大名作”的风采。

总店咨询电话:

0760-22356813

分店咨询电话:

0755-22910196